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水浒潘金莲 1-10
水浒潘金莲 1-10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_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_日本黄大片免费播放器]

地址发布页: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8-1-15 03:26 编辑

一)卖身

  卖身话说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间,山东省东平府清河县算是一个富足的大县。
但这天下不公平的事就是多,任妳这地方多富,可穷人总是占多数,所以说一个
地方富不富,不是比穷人的多少,而是比富人的多少,哪裏穷人都差不多。

  在清河县就有一个穷到家、倒霉到家的人家。在靠近县城的陈山村有一潘姓
人家,户主潘老实,生了五个儿女,前面四个不是病死,就是饑死,但第五个女
儿金莲却自生下来后没病没痛,身体也长得快,才十三岁的人就已是婷婷玉立,
虽面黄饑瘦,但仍难掩其俏丽的面容,阿娜的身姿,走到外面总能招来一双双艳
羡的眼光。

  但也许应了一句话红颜薄命,没等她长成人,就接连遇到打击,十三这年她
的娘就过世了,小小年纪的她开始照理家务,给父亲煮饭洗衣缝衣补鞋,俨然一
个懂事的家庭主妇,把一个家料理得有条有理的,左邻右捨都夸她,真是个巧手
姑娘,谁家的男孩有幸娶了她,不得了,不得了。

  但屋漏偏逢下雨,没过两年安稳日子,潘老实就得了一种病,整天咳嗽不止,
看了好多医生,看病看出一身债,仍没挽回他的一条命,在金莲十四岁那年,他
终于一病不起了,看着已是奄奄一息的父亲,金莲当面不敢伤心,背过面就以泪
洗面,父亲一死,她就真的是一个人孤零零,连个较亲的亲戚都没有,天啦,叫
她以后的日子怎麽过啊。

  这天,金莲正小心地给父亲喂粥,突然,门一下被人用力推开,村裏的甲长
潘有财带着两个人闯了进来。

  「老实,妳欠我五吊钱快还。」潘有财一进门就气势汹汹。

  「甲长,我爹已说不出话来了,妳就让他静一下吧。」潘金莲一下跪在甲长
面前。

  「我让他静,我的钱怎麽办,到时就拿妳给我做四姨娘抵妳爹的债。」有财
发现金莲后立即动起了歪心,手在她脸上轻薄地摸着。

  「妳别想。」金莲一把拉开他的手。

  「我不想?看妳拿什麽还我的钱,哈哈,来吧,跟我保证让妳吃得白白嫩嫩。」
有财一把将金莲抱住。

  「别啊,妳干什麽啊。」金莲大声叫了起来。

  「妳别动我的女…」老实突然挺起身上,用尽全身力量喊了出来,但话没讲
完就倒了下去,双眼翻白,一动不动。

  「爹爹。」金莲哭着挣开有财的双手,扑到父亲的身上,用力摇着。

  「爹,爹,妳应我啊,妳应我啊…」

  晚了,潘老实静静地躺在床上,脉息已停,全身冰冷,衹有一双眼睛还睁得
大大的,那是放心不下他的女儿,可怜的他,临到死时还要看到孤弱的女儿受人
欺淩,真是死不瞑目,死不放心啊。

  「死不赖债,我给妳三天时间,把我的帐还清,不然,就到我家去,我给妳
好好安葬妳的父亲。」潘有财说罢扬长而去。

  「就是死我也不会到妳家。」金莲哭着对有财吼道。

  但欠有财的债是逃不掉的,在有财的招呼下,村裏竟没一个人肯来帮她安葬
父亲,大家都劝她给有财做小老婆算了,以后就有依靠。倔强的金莲一下看到了
人情的冷暖,她知道有财的债不还清是安葬不了父亲,伸打死她也不愿意给他做
小老婆,她该怎麽办呢。

  ***********************************

  第二天一早,金莲就来到了清平县街上,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身上挂了一
幅布条:卖身葬父。

  「好可怜的女孩啊。」

  人们看着瘦弱的潘金莲,一个个露出惋惜的叹息。但这麽好的女孩子怎愁没
人要呢。

  结果被城裏开布料店的财主张大户以十贯钱买了下来,金莲用这笔钱还了潘
有财的债,余下的请人把父亲安葬了,然后就到张大户家当使女了。

  到了张大户家后,虽天天忙碌,但吃的却比家裏好多了,加上事不累,金莲
的身体很快发育起来,没半年,身体长高了,更主要的是乳房长得丰满了,臀部
长圆了,可就是腰却还是细细的,真是该长的地方拼命长,不该长的地方就是不
长,以前的黄毛姑娘变成了美貌少女,走到那裏都显得婷婷玉立,有道是:乌发
垂肩,眉儿弯弯,眼儿水灵,面泛红光;俏丽脸蛋,似吹弹即破;樱唇频动,鼻
儿玲拢;一双秀手,十指纤纤,犹如精雕的美玉;一对玉臂,丰盈而不见肉,娇
美而若无骨。

  却说这张大户当初买潘金莲进来,看中的就是她娇好的相貌。如今见她越长
越俏,心裏就蠢蠢慾动,衹是他家夫人是个悍妇,张大户一向有惧妻癥,故不敢
轻易造次。

  ***********************************

  这一天,张大户的夫人回娘家,张大户等夫人一走,也不顾是白天,坐在书
房裏,就叫金莲进来给他倒荼,金莲倒了荼,待要退下,没想到张大户一把将她
拉住,说:「不要走,陪老爷我说说话。」

  金莲的手一被他拉住,脸就红了起来,一边把手往外抽一边说:「老爷要说
什麽呢,我什麽都不懂。」

  「妳不懂我可以教妳啊。」张大户一把将金莲抱到怀中,双手在她胸部乱摸
起来。

  「老爷,不要啊。」金莲不敢大声,身子在他怀中拼命挣扎。

  「好金莲,老爷想妳想好久了,妳给了我,我会很疼妳的,妳要什麽我给妳
什麽。」张大户利索地解开了金莲的上衣,露出雪白一片,衹见一对白白的嫩乳
尖挺翘立,又大又圆,诱人无比。

  「好美。」张大户一口将红嫩的乳头含在嘴中。

  「别呀,夫人回来会打死我的,老爷,饶了我吧。」金莲的乳头一被张大户
含住,一股麻痒痒的感觉立时从身体中产生,惧怕之中隐隐传来一丝舒服的感觉。

  「她回来也不怕,一切有我呢。」张大户捞起金莲的裙子,一下捞到腰际,
隔着内裤摸到金莲的阴阜上,衹觉鼓鼓一片,软软的,弹性十足。这样舒服吧。

  张大户的手指伸进裤子中,摸到了阴唇,轻轻分开阴唇,抵近了阴道口,进
边上轻轻按着,没二三下,阴道口已是湿湿的了。

  「老爷,别呀!」金莲口中还在叫,可身体扭动得已不是很激烈了,她知道
自已是卖给了张家,张大户要把她怎麽样,她根本无法抗拒。

  「来吧,看我让妳爽!」张大户把金莲全身扒光,一具美奂美侖的胴体展现
在他面前,衹见面若桃花,肌如雪花,丰乳高耸,细腰肥臀,浑身上下无一不是
女人的极至,而这个极至的女人竟是未开苞的二八姑娘,他张大户有福了。

  「我的娘啊,太美了。」张大户看得口水直流,急急脱光衣服,一把将金莲
按在书桌上,提着她的双腿分开,立在桌边,挺着硬硬的老二就往她大腿根送。

  可金莲是个未开苞的姑娘,阴道紧紧的,虽对準了地方,却插了几下没有插
进去。

  「这麽紧。」张大户一手放了金莲的脚,两个手指分开阴唇,老二往裏一送,
立时进去一截。

  「哟呀,痛啊。」金莲大叫,一手抓着张大户的身子往外推。

  「好金莲,先忍一下,等下就会不痛了。」张大户叫着,身体猛地往前一冲,
老二以极快的迅速猛插到底。

  「呀哟。」

  潘金莲一把搂住张大户,一阵钻心的痛散布全身。

  「老爷,妳慢点,慢点,我受不了。」

  「好,好,我慢点,很快就会好了。」张大户一手提着金莲的一衹脚,一手
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尽情的抚摸着,下身有节奏地挺动,粗大的老二在阴道中时快
时慢地进出,开始时衹觉裏面又紧又涩,抽插了二三十下后,阴道裏开始湿润起
来,随着张大户的抽插,阴壁时鬆时紧,一放一张,往业迎凑,越来越舒服。

  「金莲,妳这裏面好紧好爽。」张大户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

  而此时的潘金莲衹觉疼痛已渐渐消失,一种从未体验的快感慢慢弥漫全身,
下身衹觉又痒又爽,衹盼张大户用力再用力插。于是不由自主地将双腿圈在他的
腰部,越圈越紧,双手搭在他的双肩上,口中哼哼作响。

  「爽了是吧。老爷干得妳爽不爽。」张大户一下快过一下的大力抽插着,撞
得金莲的下部啪啪作响。

  「羞死了,是妳自已爽吧。」金莲媚眼如花地看着张大户,身体却在下面扭
动起来,配合张大户的抽插。

  「我当然爽了。」张大户一看潘金莲娇媚的笑容,顿时血脉喷张,衹觉真是
人间绝色,如醉如癡,下身抽插得更快了。

  「好快,我受不了。」潘金莲真是天生媚样,一阵抽插后,就浪叫不已。把
张大户刺激得慾火如焚,一阵猛插后一如注。

  「爽不爽,我的亲亲。」张大户压在潘金莲娇艳的肉体上,口裏气喘吁吁,
双手却贪梦地在她全身游走,摸臀弄乳,好不得意。

  「就怕让夫人知道。」潘金莲意犹未尽,担扰已上心头。

  「放心,到时我们注意点不就行了。」张大户一把抱起潘金莲往卧室走去。

  「老爷,妳还要干什麽。」潘金莲双手搂着张大户的脖子,无限娇媚地说。

  「当然是干妳啦,我们到床上好好乐一乐。」

  「刚才不过瘾。还有更过瘾的呀?」潘金莲兴致来了。

  「当然了,这事可是其乐无穷啊。」张大户哈哈大笑。

  ***********************************

  潘金莲与张大户私通后,两人如胶似漆地缠绵了几天,可惜好景不长,张夫
人回来了,张大户立即缩了起来,潘金莲更是吓得不敢动弹,可张大户搞了潘金
莲后衹觉夫人像一堆粪,而潘金莲就像一朵花,对着夫人怎麽也提不起兴趣来。
想方设法要与潘金莲再次偷情。

  这天中午,金莲送荼进来,可巧张夫人在裏间睡觉了,张大户一把将潘金莲
抱住,嘴往她脸上狂吻,手急急的去扯她的裤带。

  「别,别,夫人在裏面。」潘金莲拉住裤带不让张大户脱,身子却软软地倒
在他身上,任其摸弄。

  「她睡了一下子醒不过来,妳给我过过瘾,想死我了,我们轻轻的。」张大
户边说边用力扯裤带,潘金莲坚持了一阵,心裏的慾火不住地往上窜,慢慢地手
就鬆了,张大户用力一扯,连裙带裤一齐拉了下来,露出一双修长白嫩的腿,大
腿根处黑亮的阴毛密密盖着私处,煞是可爱。

  张大户急忙脱下裤子,拉着潘金莲靠在书桌力,提起她的一条腿分开,挺着
老二站着就插了进去,急急抽送起来。

  「轻一点,慢一点,有声音啊。」潘金莲双手搂住张大户的脖子,尽量把下
身向前挺,方便张大户的抽插,头往后仰,一头秀发披散下来,凤眼紧闭,口中
轻轻哼哼不已。

  「想死我了,怎忍得住。」张大户得到潘金莲提醒,立即放慢节奏,一下一
下往裏插,每下都插到尽根再慢慢抽出。

  「这样好麽,爽麽。」张大户嘴巴伸到潘金莲的樱桃小嘴边,潘金莲立即轻
启朱唇,伸出舌头在张大户的嘴边轻吻,张大户把嘴张开,潘金莲的舌头立即伸
了进去,两衹舌头立即搅在一起。

  两人干了一阵,慾火越来越旺,张大户顾不得夫人在裏面,抽插得越来越快,
抽插声清晰可闻,潘金莲已进入忘我状态,口中呀呀作声,下身挺得更厉害了。

  两人正插得起劲,没想到惊醒了张夫人,迷迷糊糊中听到声音,立即叫:
「大户,妳在外面干什麽。」

  张夫人在裏面一声叫声,把两个正进入忘我状态的偷情男女吓得魂飞魄散,
潘金莲一把推开张大户,慌慌张张捞起地下的裤子就要走。

  张大户应了一声「没什麽,我在收拾东西呢。」拉住潘金莲,轻声对她说:
「晚上到后院的杂屋间来。」随即走到裏间去应付夫人。

  ***********************************

  这天晚上,张大户躺在夫人身边假睡,等了一会,见夫人已睡觉了,立即轻
轻下床,披了一件单衣,就往后院杂屋间来。摸到杂屋间,裏面黑漆漆的,不见
一点动静,不知潘金莲来了没有,急急的叫道「金莲,金莲,来了没有。」

  「妳轻声点,人家早来了。」金莲突然从背后抱住张大户的身子,手直接往
他的裤裆处摸去。

  「吓了我一跳,我的亲亲。」张大户把潘金莲搂到前面来,手往胸部摸处,
一下就摸到了两个丰满的乳房,原来潘金莲也是披了一件单衣,前面没扣,敞开
着,从胸部到大腿根,都是光溜溜一片。

  「妳真是我的乖亲亲,这麽会疼老爷。」张大户挺着老二就往裏插,潘金莲
扶着老二送到阴道口,随后迎身一挺,老二尽根而入。

  「妳好厉害。」张大户笑着说,下身快速抽插起来。

  「都是老爷妳教的好嘛。」潘金莲骚骚地笑道,双手紧紧搂住张大户,一边
挺身迎送,一边浪叫不已。两人在杂屋内大干起来。

  却说张夫人有个习惯,就是爱搂着大户睡,这晚在梦中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搂,
却搂了个空,一下醒了过来,发现身边的张大户竟不见人影,以为是出去解手了,
于是叫道:「大户,妳在哪。」

  叫了几声却没人应,心裏起疑,这麽晚跑哪裏去了呢。突然想起中午睡觉时
好像听到什麽声音,仔细一想,对了,好像是男女作爱的声音。这老东西,难道
偷野食了不成。

  张夫人立即起床,拿了一根木棍,点了灯出门开始寻找起来,前院没动静,
再到后院,一到后院就听到杂屋传来异样声音,立即走过去,还没走到门口,裏
面男女作爱的声音就一阵阵传了过来。

  「老爷,妳好会干呀,用力啊,哼哼。」

  这不是那潘金莲不妮子的声音吗,平日看她乖巧,没想到竟敢偷人。张夫人
怒向胆边生,急步冲了过去。

  这时在杂屋裏,两人正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潘金莲双膝跪地,双手撑在地
上,翘着屁股,让张大户从后面插她。张大户伏在金莲身上,双手捞着她的两个
丰乳揉搓,屁股奋力挺动,粗大的老二潘金莲白嫩的屁股处频频抽送,随着老二
的抽送,淫水一点点顺着潘金莲的大腿往下流。

  「老爷,妳用力插啊,我爽死了,妳好厉害。」潘金莲不停地扭动细细的腰
身,屁股前后挺动,张大户在她的浪叫声中越干越猛,一下比一下插得快,不一
会儿,觉得快感快来了,于是双手弃了潘金莲的双乳,扶着她的屁股,全力抽插
起来,进行最后的冲刺,潘金莲被干得浪翻了天,淫叫不已。

  当两人进行疯狂关状态时,突然门被猛地撞开,刺眼的灯光把两人照得睁不
开眼睛,随着张夫人一声怒吼,棍子如雨点般落在潘金莲的身上。

  「妳这淫货,竟敢在我家偷汉子,妳不想活啦。」张夫人没头没脑地狠命打
着,每打一下,潘金莲赤裸白嫩的身体上就现出一一条红斑。

  「哟呀,我要死了,别打了,夫人,饶了我吧。」潘金莲在地上翻滚。张大
户一看不行,连忙上前要抢棍子,被张夫人反手几棍打在地上。

  「妳这老家伙,还敢护着这小淫妇。」张夫人返身又追打潘金莲。

  潘金莲已被张夫人打得不能动弹,凭由雨点般的棍子落到身上,叫声越来越
小。

  张大户实在看不过去了,冲上前奋力夺下棍子,说:「好了,妳要把她打死
啊。」

  「打死她也不怕。」张夫人踢了潘金莲一下后才狠狠离去。

  ***********************************

  过两天,潘金莲被张夫人以二十贯钱的价格卖给了城裏被人称为武矮子的武
大郎。

  这武大郎此时已年过四十,身高不过一米五,脸上还长满麻子,真是要说有
多丑就有多丑,他自幼没了父母,从小与弟弟武鬆过日子,但前两年弟弟出去闯
天下,就没了消息,而他因为家乡水灾,逃荒逃到清平县,自此与弟弟失去联係,
一个人在清平县城靠卖烧饼为生,平日赚点钱,自已倒没想到能讨到一个老婆,
衹是想一旦见了弟弟,得存点钱给弟弟讨老婆,没想到竟时来运转,张夫人指定
要把这个如花似玉的使女卖给自已,虽知道潘金莲肯定不干凈,他衹要有个女的
陪他就高兴得不得了了,更何状是这麽一个美艳无比的女人呢。

  当天晚上,武大一把潘金莲接进屋,就急不可耐地脱她的衣服,潘金莲此时
伤还未好,他一动就痛得要死,连声衰求:「别这样,过几天好不好,我身上痛。」

  「过几天?我一刻都等不了,我这辈子还没碰过女人呢。」武大粗鲁地脱光
了潘金莲的衣服,衹见白嫩的身体上到处是一条条血印。

  「这张夫人把妳打得真狠,妳是与张大户私通了是吧?」武大笑笑,脱了裤
子,也不管潘金莲的死活,挺起老二就往裏插,他的老二又小又短,插了好几次
都插不进去,潘金莲被他折磨得痛不行,衹好伸手帮他插进去,说:「妳可怜我,
轻点吧。」

  「好好,我会疼妳的。」武大一见潘金莲帮他,立即变得好起来,虽慾火如
焚,但还是耐着性子慢慢抽插。

  抽插了一阵后,潘金莲觉得丝丝快感开始在全身弥漫,身上的痛楚竟也减轻
了似的,于是口中开始哼哼起来,叫着:「妳用点力,对,我不怕痛了,好,插
得好,快点,再快点。」

  潘金莲开始陷入性慾之中,武大在潘金莲的指导下越插越快,直干得口水直
流,气喘吁吁,他老二虽小,但干起来却特别持久,虽第一次干得急,也干了近
千下才了身。

  一代美人就这样插到了一堆牛粪上。衹便宜了武大这个矮子,自此天天搂着
千娇百媚的潘金莲,过足了性瘾。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